• <label id="vysqu"><pre id="vysqu"><address id="vysqu"></address></pre></label>

  • <small id="vysqu"></small>
    <listing id="vysqu"></listing>

  • <input id="vysqu"></input>
      <code id="vysqu"></code>

      第三百七十四章【瞒天过海】(上)

      读万卷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替天行盗 第三百七十四章【瞒天过海】(上)
      (读万卷 www.5723927.com)    张凌空道:“叶小姐,不如我用高出市价百分之三十的价格来收购你看如何?”其实他在此前已经通过张凌峰提出过这个收购方案,叶青虹当时并没有吐口答应,张凌空决定趁热打铁,当着蒙佩罗的面把这件事敲定。

          叶青虹道:“张先生真是?#25512;?#20102;,虽然有我老师在这里,我也不能占您这么大的便宜,这样吧,地我可以卖给您,不过还是不要用现金的方式了,您在公共租界有一个虞浦码头,不如我们交换如何?”

          张凌空?#35835;?#19968;下,叶青虹果然早有准备,虞浦码头是他们张家新近购买的诸多码?#20998;?#19968;,不过这码头似乎并没有太多价值,因为码头的规模有限,前来停靠得都是一些普通渔船和小型货船,张凌空在心中暗自评估了一下两块地的价值,至少目前来看他是占了便宜。

          张凌空笑道:“叶小姐也对航运?#34892;?#36259;?”

          叶青虹道:“我就是?#19981;?#37027;地方,想改造一下做成私人码头。

          张凌空心?#30340;?#36824;真是有钱,虞浦码头再不济,也能够依靠货运航运固定赚取利益,你改造成私人码头是想停放游船吗?#31354;?#26159;奢侈。他点?#35828;閫返潰骸?#22909;啊,就这么定了。”

          叶青虹道:“我明天就派?#31169;?#25910;。”

          蒙佩罗见在自己的?#26377;?#19979;,两人达成了协议,自己脸上固然有光,而且张凌空此前给他送得厚礼也可以心安理得地收下,自然笑逐颜开。

          ?#33258;?#39134;?#23545;?#26395;着他们三人共同举杯,低声向罗猎道:“我敢打?#27169;?#24352;凌空一定给蒙佩罗送了不少。”

          罗猎笑了起来:“当初可是你把?#36172;?#22346;卖给他的,现在想让青虹把地收回,再将他赶出去吗?”

          ?#33258;?#39134;叹了口气,心中并不高兴,他知道蒙佩罗开口,叶青虹肯定难以拒绝,把地皮卖给张凌空,就等于默许了张凌空把手伸到了法租界,而更让他担心得是张凌空和蒙佩罗之间的关?#25285;?#33258;己需要加一把力了,不然下一届的华董或许轮不到自己的头上。

          叶青虹向?#33258;?#39134;招了招手,罗猎道:“叫你过去呢。”

          ?#33258;?#39134;端着酒杯走了过去,叶青虹则向罗猎走了过去,和?#33258;?#39134;擦肩而过的时候,她笑着向?#33258;?#39134;挤了挤眼。

          ?#33258;?#39134;来到蒙佩罗的面前,蒙佩罗向张凌空道:“穆是我的好朋友,我也希望你们两个成为好朋友,你们中国人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?#25512;?#29983;财,大家和?#25512;?#27668;地把钱赚了,才是为商之道。”

          ?#33258;?#39134;和张凌空彼此对望了一眼,两人都笑了起来,可谁都看出对方笑得并不由衷。

          蒙佩罗举起酒杯分别跟他们碰了一下道:“我希望,在法租界,大家可以精诚合作,把法租界变成黄浦最繁华最?#25512;?#30340;地方。”

          叶青虹向罗猎道:“张凌空在我老师的身上花了不小的代价。”

          罗猎道:“有钱能使鬼推磨。”

          叶青虹道:“我有钱,怎么不见你听我的?”

          罗猎笑道:“你再这么说,我在你面前会感到自卑的。”

          叶青虹呸了一声道:“你自卑,我才自卑好不好,人家不知道有多崇拜你。”

          罗猎跟她碰了碰酒杯,喝了口酒道:“地卖给他了?”

          叶青虹道:“你不是?#30340;?#22359;地是烫手?#25509;螅?#21681;们没必要给人家当枪使吗?”

          罗猎点?#35828;閫返潰骸?#36825;种是非还是不介入的好。”

          叶青虹道:“我用那块地换了虞浦码头。”

          罗猎道:“码头?”此前叶青虹并未提起过这样的想法。

          叶青虹点?#35828;閫返潰骸?#34398;浦码头是我义父过去的产?#25285;?#20182;去世之后,?#35805;自?#39134;用来交换法租界的码头,我又换了回来。”

          罗猎知道叶青虹这样做肯定有她的理由,微笑道:“无论你怎么做,?#21494;?#25903;持你。”

          这场午餐众?#31169;?#23613;兴而归,可以说?#25970;?#20010;人都达到了自己的目的,?#33258;?#39134;和张凌空来到停车场准备上车的时候,张凌空叫住了?#33258;?#39134;:“穆先生,有件事我不知您有没有听说?”

          ?#33258;?#39134;道:“什么事情啊?”

          张凌空道:“东山经,有人说东山经最近出现了,东山经可是记载中华龙脉所在的一本奇书,谁拥有了这本书就等于拥有了无穷无尽的财富,也就拥有了逐鹿天下的资本。”

          ?#33258;?#39134;笑了起来:“这么荒唐的事情你也相信?”

          张凌空道:?#30333;?#26377;人信啊!”他向远处向众人挥手道别的罗猎和叶青虹看了一眼道:“这东山经可是个大麻烦啊。”

          ?#33258;?#39134;道:“?#28909;?#26159;麻?#24120;?#19981;碰为妙,不碰为妙啊!”

          ?#30342;?#24050;经提升到最高警戒的级别,身在院中的瞎子并不知道现在各方势力都在虎视眈眈地盯着他,手术当天,罗猎和叶青虹早早就来到?#30342;骸?#30475;得出?#30342;?#21040;处都布满了眼线,叶青虹抓住罗猎的大手,罗猎道:“不用紧张,这里是?#30342;海?#20182;们翻不起什么风浪。”

          在手术室前,他们居然遇到了?#33258;?#39134;,?#33258;?#39134;神情紧张,向罗猎道:“我收到消息,盗门高手全部出动,他们对安翟志在必得。”

          罗猎点?#35828;?#22836;。

          安翟已经被人从病房内推了出来,罗猎走了过去,来到推车前,握住安翟的手道:“瞎子,别害怕,手术成功,我们等你康复。”

          安翟点?#35828;?#22836;,他忽然道:“我……我想见见我老婆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罗猎面?#36172;?#33394;,今天一早,?#30342;?#24050;经将周晓蝶移交给了巡捕房,虽然证据不足,可是周晓蝶仍然会被例行调查。叶青虹道:“你放心吧,等你手术回来就能见到她了。”

          ?#33258;?#39134;也走了过来:“安翟,放宽?#27169;?#25105;们都等着你手术成功的消息。”

          罗猎对?#33258;?#39134;的这番话却是一?#24867;?#19981;相信,?#33258;?#39134;和安翟可没有?#25970;?#28145;的交情,频繁前来?#30342;?#30340;真正原因只有一个,他也想从瞎子那里得到东山经的下落。

          目送瞎子进入了手术室,?#33258;品上?#32599;猎道:“这刘探长可真不够意思,居然把周晓蝶又给抓了起来?”

          罗猎道:“不是抓,只是请去协助调查,他也是职责所在身不由己。”

          ?#33258;?#39134;道:“希望安?#38405;?#22815;平安无事。”

          周晓蝶坐在?#30340;冢?#22905;的情绪非常?#21520;洌?#34429;然她知道自己的境况有了改变,也知道当初可以将她治罪的证据也不存在了,可她仍然感到不安,不安来自于今天瞎子的这场手术。周晓蝶祈求过希望他们等瞎子的手术结束之后再将自己带走,可是这些人根本无视她的要求。

          周晓蝶被带走的时候还遇到了罗猎和叶青虹,她本以为他们会帮助自?#28023;?#21487;罗猎和叶青虹仿佛没看到自己一样就擦肩而过,周晓蝶意识到自己是个麻?#24120;?#36825;个世界上锦上添花的人太多,而雪中送炭的人太少,罗猎他们也不例外,更何况他们跟自己原本就没什么交情,对自己好也是看在瞎子的面子上。

          汽车在拐入前方街道的时候,突然一辆黄包车冲了过来,司机发现的时候踩刹车已经来不及了,汽车撞在黄包车上,将黄包车撞得立时散了架,那车夫也被撞得飞了出去,重重跌倒在了青石板地面上。

          几名巡捕看到出了事,除了一名负责看守周晓蝶的巡捕外,其他人都推开?#24471;?#36208;了下去,来到那车夫面前,看到那车夫一动不动,谁都不知道他是否活着,一名巡捕壮着胆子用手碰了碰那车夫,车夫突然一拳击中了他的面门,车夫出手如同闪电,转瞬之间已经将三名巡捕尽数击晕在地。

          ?#25970;?#22312;?#30340;?#30340;巡捕看到出了事,掏出手枪准备射击,冷不?#26469;?#36710;底一只手臂伸了出来,抓住他的手腕将他重重摔倒在?#35828;?#19978;,不等巡捕爬起身来,一拳将他打晕过去。

          这两人行动迅速,以最快的速度,将四名巡捕拖到一旁的房门内扔了进去,铐住他们将房门锁上。

          黄包车夫已经上了汽?#25285;?#21608;晓蝶尖叫道:“?#35753; ?br />
          另外一人也拉开?#24471;?#19978;了?#25285;?#21521;周晓蝶道:“别叫,是我们!”

          周晓蝶这才认出来人是张长弓和铁娃,刚才的黄包车夫就是张长弓所扮演,周晓蝶顿时停住了呼喊,充满疑惑道:“你们……你们这是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张长弓已经启动了汽?#25285;?#38081;娃道:“周姐姐,您别急,我们是救你来了。”

          周晓蝶道:“救我?我没事啊,警方说过,我的嫌疑都已经洗清了,今天去巡捕房是为了配合调查,只要把所有的事情说清楚,我就可以回家了。”

          铁娃道:“罗叔叔说,您必须要走,现在就得走。”

          周晓蝶道:“为什么?我老公还在?#30342;海?#20182;正在开刀,我不可以走,我必须要去看他,我要照顾他。”

          张长弓道:“安翟?#26032;?#29454;他们照顾,你?#36824;?#25918;心吧,你不可以继续留在黄浦,就算警方不找你麻?#24120;?#37027;些帮派势力也不会放过你们,你必须出去避避风头。”

          周晓蝶哭出声来:“我不走,我老公还在这里,我哪儿都不去。”

          张长弓道:“你放心吧,我们很快就会送他前往和你会合,你们不能一起走,必须要分头行动,详细的事情,等有机会我再向你解释。”

          读万卷 www.5723927.com
      如果您?#22411;?#26377;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      如果您?#19981;?请点击这里把《替天行盗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替天行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      如果你对《替天行盗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

      福建快三走势图结果

    1. <label id="vysqu"><pre id="vysqu"><address id="vysqu"></address></pre></label>

    2. <small id="vysqu"></small>
      <listing id="vysqu"></listing>

    3. <input id="vysqu"></input>
        <code id="vysqu"></code>

      1. <label id="vysqu"><pre id="vysqu"><address id="vysqu"></address></pre></label>

      2. <small id="vysqu"></small>
        <listing id="vysqu"></listing>

      3. <input id="vysqu"></input>
          <code id="vysqu"></code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