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label id="vysqu"><pre id="vysqu"><address id="vysqu"></address></pre></label>

  • <small id="vysqu"></small>
    <listing id="vysqu"></listing>

  • <input id="vysqu"></input>
      <code id="vysqu"></code>

      第二百一十四、除夕夜

      读万卷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庶门风华 第二百一十四、除夕夜
      (读万卷 www.5723927.com)    颜彦回了朱氏一个微笑,不过什么也没说。

          好在没一会,老太太就发话了,说是想靠一会,有些乏了。

          毕竟是上?#22235;?#32426;的人,平日里冷清惯了,突然一下这么多人在这闹了大半天,她也有些吃不消。

          更何况,除夕下午的这顿年夜饭才是重头戏,还有晚上的守岁,这些都是需要精力应付的。

          老太太开口了,众人纷纷回房,颜彦也借着这个机会补了一会眠。

          也就一个来时辰吧,老太太又打发小?#23601;?#26469;通知颜彦,说是宫里有人给她送东西来了。

          颜彦拉着陆呦急急忙忙赶到上房,见来的是太后身边的容姑姑,老太太正陪着说话呢。

          颜彦先是吓了一跳,忙问太后安。

          容姑姑坐着回了话,然后方才站起来,不紧不慢地说道:“回大奶奶,其实也没什么大事,今儿是除夕,太后老人家在慈宁宫宴请皇上?#31361;?#21518;以及各位殿下和公主,席间看到有几道菜是大奶奶?#19981;?#21507;的,便命小的给送来,说就当是给陆老夫人添个菜,尝个鲜,千万别笑话了她,她不是看不上陆家,只是惦记我们姑娘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还请容姑姑帮忙带个话,我们陆家感激还不来及呢,大过年的能吃上宫里的御膳,可不是一般?#22235;?#26377;的福分,我们陆家倒是有心回送几道菜,可就怕拿不出手,没的让太后笑话呢,可巧今日我新得了两幅画,正想送给太后赏鉴赏鉴呢,就有劳容姑姑了。”陆老太太回道。

          她当然清楚宫外的吃食轻易进不了宫里,万一出事了,很难解释得清的,因此,才想着回送对方两幅画。

          没办法,尽管对方言明这几道菜是颜彦爱吃的,但又点明是给陆家添菜,明摆着是给陆家恩典让陆家领情,陆家不能没有一点表?#23613;?br />
          “老夫人多礼了,这画小的可不敢收,太后老人家吩咐了,只是给姑娘送几道菜,不是来讨要年礼的。”容姑姑摆了摆手。

          说完,没等老太太开口,又指着地上的几个盒子,说是皇后给颜彦送的压岁钱和新年礼物。

          颜彦正待要细问一下缘由,谁知容姑姑先一步提出了告辞,毕竟今日是除夕,她留下来多有不便,再则,慈宁宫里今日也是济济一堂,有些事也得她去照看照看。

          陆老太太见容姑姑真不?#40092;?#19979;那两幅画,便把那两幅画交给颜彦,说是以颜彦的名义送,颜彦替太后婉拒了,倒是做主把老太太送容姑姑的荷包替她收下了,荷包里有两个金锞子。

          随后,颜彦亲自送容姑姑去了大门处,这才得知今日在慈宁宫,大家说起颜彦来,皇后破天荒也为颜彦讲起了?#27809;啊?br />
          起因是皇后前些日子真病倒了,也是发热头痛,来势汹汹的,吃了药也没立时见效,关键时候李稷想起了颜彦上次留在他身边的那小瓶子酒,于是,他让妻子拿着这酒替母后擦拭起来。

          不知是这白酒擦拭见效还是药效的作用,总之,那天晚上反复了三次高热后,次日醒来皇后觉得清爽多了。

          得知这方法和白酒都是颜彦的,再联想起颜彦送她的年礼?#31361;?#19978;都是成双成对的,皇后有点被颜彦感动了。

          这么着,皇后才想着自己还欠颜彦一份新年礼物呢。

          皇后开口说要赏,太后自然高兴,也跟着凑趣,正好她也想知道颜彦在陆?#22812;?#30340;第一个年如何,受不受陆家待见等。

          这么着,才有了容姑姑的这一趟陆家之?#23567;?br />
          “还请姑姑替我带句话,我挺好的,明日我就不去给太后拜年了,初六再去。”颜彦之所以说这话是因为她知道大年初一太后?#31361;?#21518;要接待京城所有三品以上的命妇,?#36865;?#36824;有这些?#26159;?#22269;戚,颜彦是一个没品的外戚,就不去凑这个热闹了。

          容姑姑自然也是清楚这些的,因而点点头,什么也没说。

          再次回到老太太的上房,老太太正歪在炕上和陆端、朱氏说着宫里给颜彦送来的赏赐,听到丫鬟们说颜彦来了,忙换了个话题。

          “正和你母亲?#30340;兀?#20170;年借大?#19978;?#22919;的光,我们不但有皇上亲笔书写的福字,还能尝尝宫里的御膳。”老太太笑着说道。

          “什么呀,这也该着是祖母的福分。”颜彦一边说一边打开?#35828;?#19978;的几个盒子,见其中一个盒子里是一把香蕉,颜彦拿了出来,说是给大家都尝尝。

          剩下的是六匹衣料和十二个齐整的五两一个的金锭,颜彦命人送回松石居了。

          忙完这些,也到?#22235;?#22812;饭的时间,这顿饭依旧在大厅吃的,菜式比上午的那顿还要丰盛,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山里长的应有尽?#23567;?br />
          饭后,陆鸣带着陆唯几个小子去放鞭炮和焰火,陆呦没去,陪颜彦坐着和老太太说话,陆吉陆?#19979;?#21916;陆善几个女孩子则躲在炕上玩双陆棋。

          这个游戏原主也曾经玩过,因而颜彦也算熟悉,说白了,其实和跳棋有点相似,只不过没有那么多花色,才黑白两种,每种十五子,也是?#20040;?#33258;己这边的区域进到对方区域,不过决定步数的不是跳法,而是骰子,也就是说是根据骰子的点数才决定步数。

          这种游戏一般用于赌博,正常人家也就正月里玩玩,输赢倒不大,更多的是打发时间,因为正月里不能动针线,女孩子聚在一起总得找点事做。

          天黑后,陆鸣几个结束了外面的活动,跑了进来,说是要玩击鼓传花,颜彦这才知道这是陆家的传统节目,每年除夕都会玩。

          轮到谁,谁就给大家讲一个笑话或是背一首诗,规则和颜彦成亲那天一样。

          也不知是不是颜彦?#20284;没?#26159;别的什么原因,这个晚上都没?#26032;?#21040;她,倒是陆?#19979;?#21040;了两次,背了两首诗。

          这个游戏之后是宵夜,宵夜之后是一大家人坐在老太太的暖阁里一边守岁一边玩飞花令。

          直到子时结束。

          回到松石居,原本?#20011;?#22256;急眼的颜彦听着青玉青云几个在院子里放焰火的动静,不知怎么突然想起了自己上一世的父?#31119;?#30524;泪突然猝不及防地落了下来。

          ?#21387;?#38405;读网址:

          读万卷 www.5723927.com
     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      如果您?#19981;?请点击这里把《庶门风华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庶门风华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      如果你对《庶门风华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

      福建快三走势图结果

    1. <label id="vysqu"><pre id="vysqu"><address id="vysqu"></address></pre></label>

    2. <small id="vysqu"></small>
      <listing id="vysqu"></listing>

    3. <input id="vysqu"></input>
        <code id="vysqu"></code>

      1. <label id="vysqu"><pre id="vysqu"><address id="vysqu"></address></pre></label>

      2. <small id="vysqu"></small>
        <listing id="vysqu"></listing>

      3. <input id="vysqu"></input>
          <code id="vysqu"></code>